临床研究

泌尿外科后腹腔镜手术并发症的原因及防治对策

扈新1 杨艳2 张玉泉1

[文章下载]

【摘要】  【摘要】目的 研究泌尿外科后腹腔镜手术各类并发症与其防控对策。方法 纳入我院在2016年1月至2017年6月收治的30例泌尿外科后腹腔镜手术病例为A组,另选出同期在2017年7月至2018年12月我院收治的30例泌尿外科后腹腔镜手术病例为B组,A组单纯接受腰部后腹膜入路手术,B组在A组基础上接受泌尿外科后腹腔镜手术,观察比较其结果。

【关键字】  后腹腔镜手术,治疗,泌尿外科,效果,并发症,防控对策

中图分类号:文献标识码:文章编号:

[Abstract] Objective To study the various complications of laparoscopic surgery after urology and its prevention and control measures. Methods Included in our hospital in January 2016- June 2017 after 30 cases of urological surgical cases of laparoscopic surgery for group A, the other elected in the same period in July 2017-December 2018, 30 cases of our hospital uropoiesis surgical department after laparoscopic surgery cases in group B, group A pure waist after peritoneal approach surgery, group B on the basis of group A after urology laparoscopic surgery, compare theresults.

泌尿肿瘤与结石等都是现阶段泌尿外科中十分普遍的病症,临床中大多借助手术对其实施治疗[1]。近几年,各项腹腔镜技术都得到了十分迅速地进步,使得后腹腔镜逐步在泌尿外科患者中得到了十分普遍的运用,这一手术对比常规的手术而言,伤害更少,失血总量也不多,且恢复十分迅速,最大限度地提升了患者治疗最后的质量与其效果。但是,后腹腔镜手术依旧会引发部分并发症,对患者平日的生活质量带来了一定程度的影响[2]。文章纳入2016年1月至2018年12月我院收治的60例患者实施分组,现将实际情况报道如下。 1 资料与方法 1.1 一般资料:纳入我院在2016年1月至2017年6月收治的30例泌尿外科后腹腔镜手术病例为A组,另选出同期在2017年7月至2018年12月我院收治的30例泌尿外科后腹腔镜手术病例为B组,A组单纯接受腰部后腹膜入路手术,B组在A组基础上接受泌尿外科后腹腔镜手术。纳入标准:①所有患者都经过临床症状观察等联合诊断而确诊;②两组患者及其(或其)家人对此研究一律知情且同意;③所有患者的病例资料一律获得我院伦理委员会的审批;④两组患者的意识都正常。剔除标准:①剔除合并有重度的精神疾病、传染疾病的患者;②剔除合并有严重的心脏疾病、肝肾疾病、脑部疾病、肺部疾病的患者;③剔除对本次治疗存在过敏的患者;④剔除在中途退出此研究的患者;⑤剔除合并有严重的血液疾病、恶性肿瘤的患者;⑥剔除尚处于哺乳期与妊娠期中的女性患者。A组性别:18例男、12例女;年龄22~76岁,平均(49.57±11.46)岁。B组性别:19例男、11例女;年龄23~77岁,平均(50.50±12.63)岁。两组患者的基础资料对比无差异,可进一步比较,P>0.05。 1.2 方式:对全部患者都施予气管插管全麻。A组:对患者施予腰部后腹膜入路手术;B组:对患者施予泌尿外科后腹腔镜手术:辅助患者呈折刀位,对其开展腹膜后入路,在患侧的腰部腋后线-12肋下,切一个2 cm的纵向切口(将其当做B点),逐步实施切离,直至肌层,对腰背筋膜施予钝性分离,在肌层进至腹膜后,朝腹侧推开腹膜。以自制手套气囊置入后腹膜腔隙,在气囊中,注入共600 mL的气体,在实施扩张后,得到腹膜后腔,共实施5 min的压迫,接着,放气,取走气囊;把食指放进腹膜后腔,在腋前线12肋缘下,切一个1 cm的纵向切口(将其当做C点),在观察孔中,放进Trocar。在腋中线中的髂嵴上方切一个1 cm的横向切口(将其当做A点),在此放进直径10 mm的Trocar,在B点中,把Trocar放进腹膜后腔,在A点借助气腹机制出CO2人工气腹,气压共12~15 mm Hg,在A点把腹腔镜联结至摄像系统,细致检测、辨别腰大肌、腹膜边缘等各生理解剖结构中的标识,依据病情开展相应的手术,最后,放进引流管,逐步对切口进行缝合。

友情链接